哈耶秩序感克《感觉的秩序》导读

  等候了多年,不见有汉译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我写这篇“导读”,就算是为这本书的英文读者准备的吧。不论如何,哈耶克自己和他这本书的英文读,同样会觉得这是一本很难读的著作。时隔半世纪,今天的读者,借助于晚近发表的数量极大且比当年神经科学家们的研究远为深入的脑科学报告,可以比当时的读者甚至比原作者更准确地理解哈耶克在这里试图表达的“感觉秩序”。在一篇晚近发表的经济学论文里,我们读到这样的感叹:尽管哈耶克在《感觉秩序》里表达的观点极接近现代“多主体计算机仿真”的观点,可是,绝大多数计算机仿真专家压根儿不知道哈耶克半世纪前写过这样一本书(N. J. Vriend,2002,“was Hayek an Agent-Based-Computational Economist?”《Southern Economic Journal》vol. 68,no. 4,pp. 811-840)。这就为我写这篇“导读”(不是“学术论文”)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尤其是考虑到我在与这本书相关的几乎全部领域内已有的知识和理解。

  此处“感觉秩序”,根据哈耶克的解释,相对于“物理秩序”而言,受了康德之后哲学思辨的影响——在“好”的方向上,在不能确定“物自体”的任何性质及其(物理)“秩序”之前,只能,或至多可能确定主观感觉及其秩序。不仅在思辨方面像人,而且在文字安排方面也像人,哈耶克这本书虽然分“章”,但也像黑格尔著作那样划分了“节”(这样便不会因版式的不同而发生引文差异)。例如,第八章共有98节。故我这篇导读在引用原文时,将一律采用哈耶克原著的章及节号。

  感觉秩序的副标题是“理论心理学基础之探究”,相当地具有挑战意味。所以,哈耶克在“前言”里面特别要解释,作为心理学专业的门外汉,他为何要来探究理论心理学基础。事实上,这部作品的核心思想,萌芽于哈耶克19岁至21岁在维也纳大学听课期间,那时,他尚未决定是成为一位心理学家还是成为一位经济学家。当时最重要的心理学家包括,赫尔姆霍兹(生理学和心理学)、冯特(实验心理学)、詹姆士(心理学和实用主义哲学)、缪勒(记忆和视觉心理学及格式塔心理学)。秩序感最后并且尤其是马赫(物理学、心理学、哲学),对哈耶克的影响最大——或许由于马赫对哈耶克所属的维也纳学派的影响太深,或许由于马赫对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物理学界和心理学界的整体影响太深。

  自1915年至1952年哈耶克发表《感觉秩序》那一年,物理学、生理学、心理学和哲学,都取得了重要进展或最重要的进展。可是,哈耶克指出,人们对心理学基本问题的解答仍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水平,也就是停留在他作为学生试图解答这一基本问题时的水平。另一方面,在经历了1930年代后期至1940年代世界战后秩序重建的数次论战之后,哈耶克远比年轻时更深切地意识到,社会主义及其理论依据之,是哲学认识论的而不是意识形态的。

  在认识论领域,学术界只是在1990年代以来,借助于逐渐普及的脑科学仪器(主要是核磁共振成像和正电子成像和脑电仪等医疗影像技术),以“种群-文明-个体”三重演化论的态度重新思考人类和其它生物的认识论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当代脑科学和当代认识论的研究,至少部分地支持了哈耶克在《感觉秩序》里提出的。这一的核心,用《感觉秩序》的英文版“导言”作者,著名神经心理学家克吕弗的文字来概括,就是与“实体”竞争的“关系”。克吕弗(Heinrich Kluver)是动物行为学及神经心理学领域的开创者之一,由这样一位科学家撰写哈耶克这部作品的导言,于是值得读者格外地注意这篇导言的内容。何况,哈耶克自己在第1章第50节的脚注内,还引用过克吕弗关于生物将个别体验一般化的能力的观点。

  世界的基本构成是一个一个存在的“实体”——这些实体的最小单位不是原子,也不是基本粒子,秩序感也不是……,抑或世界的基本构成是一束一束偶然交汇的“过程”?人在智力的最初阶段遇到了这样两种不同的看法——分别以巴门尼德和赫拉克利特为代表,在二十世纪初叶形成了相互竞争的两派哲学,其一是主流的被称为“形而上学”的哲学,与主流物理学并驾齐驱,也反映在康德关于“物自体”学说的前提之中。其二是与主流竞争的被称为“创化论”或“过程哲学”的哲学,以柏格森和怀特海为代表,对“五四”时期中国知识产生过深远影响——这一影响经由荪和梁漱溟的著作传承至今。

  在心理学和脑科学领域内,相应地,人面对着这样两个学派的竞争。其一是被称为“实体主义”的学派,例如,研究“记忆”者,必须找到脑内专司记忆的神经实体及基因排序。其二是被称为“互联主义”的学派,例如,研究“记忆”者,不必找到专司记忆的神经实体或基因排序,只需验证“记忆”是某些脑区甚或整部头脑从内部复杂联结的诸层次当中凸显的一种功能。用金岳霖先生《知识论》的语言描述,就是说,秩序感每一概念(concept)或观念(idea),无非是一套“关系”,并且这套关系在接收了“所与”的“官能”而言是真确的(虽然“真”与“通”不必同时成立)。

  哈耶克的观点,属于“互联主义”学派。这在当时是超前的,不被多数学者理解,虽然它在今天已经成为主流。我们从人类的思想史可见到足够多的案例,表明思想史或一般历史的创造者,是英雄们而不是奴隶们。“英雄史观”的演化论依据其实很简单并且至今仍居主流:任何创造最终只能出之于生命个体而不能出之于群体,因为自然选择的力量只作用于生命个体而不作用于群体。我在另一文章里介绍了生物学家们关于“群体选择”的不同看法,其中提及,主流的看法是否定的,虽然我本人,基于我对“合作”秩序的关注,非常希望看到肯定的。

  回到哈耶克为《感觉秩序》撰写的前言,在结尾处,哈耶克告诉我们,他确实也补充阅读了1915年至1949年期间这一领域内发表的重要著作,尤其是海布斯的著作《行为的组织》。海布斯(D. O. Hebbs,1904-1985)被认为是“认知心理学之父”,比哈耶克早七年辞世,他发表于1949年的《行为的组织》被认为是影响最为深远的心理学著作之一。也是在这里,哈耶克提到了对他的心理学思考至关重要的另一位当代科学家,埃克尔斯(J. C. Eccles,1903-1997)。后者是脑科学家并因脑科学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曾与波普于1977年发表重要的“哲学-心理学-脑科学”著作《及其大脑》。波普是哈耶克长期引为“知交”的好友,被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里)认为是创立“演化认识论”的第一人,并且激发了哈耶克自己要创立一门“演化哲学”。

  那么,在哈耶克的“补充阅读”之后的进展呢?自1950年至今,心理学最重要的进展,以我的看法,大致如下:(1)麦克林的“脑结构三分说”,这是脑科学家P. D. MacLean于1970年代初期陆续发表的观点。根据这一观点,人脑的解剖结构可分三层,其一是脑干或“爬行动物脑”,其二是外缘系统或“哺乳动物脑”,其三是大脑或“现代人脑”。由爬行动物脑,人类有了动物本能。由哺乳动物脑,人类有了情感。由现代人脑,人类有了;(2)如前述,互联主义成为脑科学的主流观点。根据这一观点,脑内数百亿神经元相互之间的复杂连接可逐层凸显为意识和思维活。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6-04